武夫(平生未知寒) 第四百一十一章 快意恩仇
背景
18号字
字体 关灯 繁体

第四百一十一章 快意恩仇

最新网址:www.leshugu.com
    沿着东南方向一路前进,陈朝很快便又遇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人既然是个修士,而且境界未知,自己想要找到对方的踪迹便更是困难,万一他再选择折返身形,朝着某个方向而去,而偏离原本的路线,那到时候陈朝想要找到那个修士,无异于-大海捞针。

    一路前行一路想着这个问题的陈朝是真的有些头疼,他甚至都想着要去找个地方暴露身份,调当地的镇守使和差役行动了,但最后想了想之后,他才猛然一拍脑袋,这周围山林里到处都是妖物,他们对于人类血气最为敏感,若是那个修士没有刻意隐藏气息,即便是那个修士刻意隐藏气息,只要没有将那对母女的气息一并隐藏,那么对于那些妖物来说,定然会被发现。

    那么接下来陈朝只要询问这附近的妖物,就能得到那修士的前行线路,只是想要那些妖物说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是很可惜,陈朝最擅长的就是和这些妖物打交道。

    因此在几次进出山林之后,陈朝便几乎确定了那修士的前行方向,沿着那个方向追去,几乎没有成什么问题。

    只是那修士前行速度太快,陈朝在身后紧赶慢赶,足足四日,也都没有追上那个修士。

    而此刻的陈朝,已经深入白鹿州千里,距离黄龙州方向,已经渐行渐远,这一来一回,陈朝估摸算着,大概要多耽搁月余时间,才能回到黄龙州。

    只是既然已经决定要做这件事,陈朝断然不会因为这多出来的时间便选择放弃,只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便越来越担心那对母女的安危。

    这一日日暮时分,陈朝再次从山林里走出来,身躯已经有些疲倦,他已经有了些疲态,多日的精神集中,紧赶慢赶,却还是没有找到那修士的身影,这让陈朝有些泄气。

    下意识地伸手按住腰间的刀柄,陈朝看向前方,陷入沉思。

    ……

    ……

    天青县。

    在自家师兄家中逗留了几日的柳半壁今日要告辞离开,游历大梁,他最终的目的地,还是黄龙州的剑宗,要和剑宗的剑修问剑,看看天下剑修,是否当真尽出剑宗。

    周枸杞倒也没有挽留自己这个师弟,只是送他出了门口,这才说道:「离开大梁北上之前,还是再去见过一次老师,就算是代我为老师问安。」

    柳半壁皱了皱眉,本想拒绝,但想了想之后,还是缓缓点头,但随即问了一个问题,「师兄,你什么时候返回神都?」

    周枸杞则是好似有些不负责任地反问道:「为何要回去?」

    柳半壁笑嘻嘻说道:「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这里吧?即便心中有愧,也不能不见吧?再说了,师兄的仇不报了?」

    周枸杞有些惆怅地说道:「那桩事情不要再提,至于报仇,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柳半壁正色摇头道:「师兄这话就没道理了,到时候用得着师弟,写封信来北境就是,师弟别的不行,如今杀人在行。」

    周枸杞讥笑道:「所以不打算死在那座长城上,打算死在别人山上?」

    对于自己这个师弟,他本就是寄予厚望,这种事情更何况只是他的私事,他不太想把自己这个师弟也牵扯进来。

    柳半壁说道:「老师碍于身份不好出手,但我可不一样,早就不读书了,谁也拿我没办法,至于牵扯书院,则更是不可能。」

    周枸杞低声骂道:「自己性命就这么不重要?」

    柳半壁摇摇头,轻声道:「死当然怕,但怎么死,只要是自己去选的,怕什么?」

    周枸杞莫名火起,骂道:「老子的事情,你少掺和,你这说着,好像老子没本事,要你这个做师弟的出头一样?」

    柳半壁没有接话

    ,只是忽然转身,朝着那守在院子里的妇人喊道:「嫂子的饭菜贼香,师兄娶到嫂子,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妇人温婉一笑,轻声道:「若是以后有空,再来便是,饭菜管够。」

    柳半壁笑着点头,然后这才看向自己这位师兄。

    「那小子以前便住在这里?」柳半壁看了一眼对面的院子,语气有些不悦。

    周枸杞点点头,笑道:「是个不错的小家伙,脑子灵光,也当真替当地百姓做了些事情的。」

    柳半壁冷哼道:「只可惜是个武夫。」

    周枸杞笑而不语。

    周枸杞忽然问道:「你找得到剑宗山门?」

    那座当世最强的剑修宗门,这些年已经极为低调,除去时不时有门下剑修行走世间之外,其余修士几乎并不知道那剑宗宗门在何处。

    柳半壁微笑道:「运气好,之前在北边正好结识了一个剑宗剑修,虽然不曾具体将宗门所在告诉我,但十有八九了,到时候遇到一个剑仙,应该是没问题。」

    顿了顿之后,柳半壁又笑道:「况且剑宗那帮人,虽然不惹事,但有人找上门来,尤其是一位剑修问剑,他们要是不见,这脸可就是真不要了。」

    周枸杞冷哼一声,「我就怕你小子到时候找到了,结果一出剑,才发现自己才是那个井底之蛙。」

    「哈哈,若真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好伤心的,技不如人嘛,就再练就是,反正我还年轻,且活呢。」柳半壁说道:「只是问剑,并非生死一战,师兄放宽心。」

    周枸杞点点头,倒是不太担心,剑宗那帮剑修,没有什么嗜杀的名声,若只是问剑,柳半壁应该是没有性命之虞的。

    况且剑宗和大梁朝一直没有什么恩怨,即便是看在老师的面子上,想来也不会真的和柳半壁生死一战。

    柳半壁拱手行礼,认真道别,「师兄,如今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愿师兄保重身体。」

    尤其是后面四个字,柳半壁刻意加重了语气。

    周枸杞面色不善,「你一个老光棍,懂什么?」

    柳半壁挑了挑眉,没有反驳,只是就此转身,大步朝着前方而去。

    他没有立刻御剑而去,大概也是怕惊扰当地百姓。

    周枸杞目送着这个师弟远去,等到不见柳半壁的身影之后,他的目光才重新落到对面的院门上,轻声感慨道:「武夫有什么不好,要不是读了这么些书,我倒也想快意恩仇一次啊。」
最新网址:www.leshugu.com
← 按键盘<<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按键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