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请尽情吩咐妲己(天选之主) 第1525章 狗血的世界
背景
18号字
字体 关灯 繁体

正文 第1525章 狗血的世界

最新网址:www.leshugu.com
    “窃贼?”

    青袍人脸上的笑容虽然恬淡。

    但帝辛却听得出来,他其实颇为激动。

    看来,这轮回之主在他的心里只会更加不堪。

    而这也让帝辛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有一道坎。

    岁月之主强夺英灵殿,这才导致了岁月之主丧于轮回之主之手。

    帝辛并不清楚其中的具体缘由。

    只从结果来看,强行夺取,无论怎么讲都是岁月之主落了下乘。

    他做为岁月之主的传承者,同样也是因为夺取了英灵殿而和轮回之主结仇。

    在实力面前,道义对于某些人来讲,的确不值一提。

    但是,随着离道越近,悟道越深。

    帝辛的心性其实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

    正所谓,天道不公,而天道至公。

    道,是天地间的规则。

    作为大道的化身,心性绝悟也在渐渐向天道一样,向至平至正转变。

    这,其实就是所谓的神性。

    圣人有心,却终究是人。

    神性取代人性,方才能成神。

    自然,是非对错,也该正视。

    境界越是高,帝辛就越是觉得他穿越之前看过的那些小说中。

    所谓的修行者,所谓的仙人,为了私欲,为了宝物,为了功法而不顾一切的巧取豪夺,不择手段,简直可笑。

    那,不是修行。

    而是强盗!

    偏偏还要冠以正道的名义。

    那哪是什么正义,就是自私。

    现在。

    他和岁月之主,好似也有了如此做为。

    岁月之主为了给道域世界的生灵留下超脱之道,强取英灵殿。

    而自己则是为了寻找到超脱之道,同样强夺之。

    这和帝辛向来看不起的行为作风没什么区别。

    轮回之主,他自然是要对付。

    哪怕只是为了自保,也一定要对付他。

    而且还要胜!

    但总归,心中是落了下乘。

    可是现在,不同了。

    眼前的混沌生灵,不在乎万物生灵的生与死。

    这种生灵,似乎有着自己独有的一套伦理道德。

    在他们的伦理道德之中,轮回之主竟然被称之为窃贼!

    这就有意思了。

    或许,当初岁月之主强取英灵殿,是另有原因。

    或许,当自己真正面对那轮回之主时,出手也能更加干脆畅快。

    一时间,帝辛看着眼前的青袍男了。

    嘴角微挑,心中淡笑。

    “轮回之主是窃贼,他盗窃了何物?”最终,帝辛试探性地向青袍人问道。

    “自然是生与死的法则,也就是修行者所说的轮回之道。”青袍人冷冷地笑了笑,“他窃取了我主的力量,还想取而代之。”

    “可惜,窃贼永远只是窃贼而已,上不了台面。”

    “上不了台面?”这下,帝辛更加好奇了。

    以苏勒的话说,轮回之主乃是一界之主。

    一界之主,在域外世界是顶尖的存在。

    青袍人明显也知道轮回之主在域外的地位。

    可他却说轮回之主上不了台面!

    何谓上不了台面?

    只有最低贱者,方才上不了台面。

    也正是苏勒嘴里的蝼蚁!

    在这青袍人眼中,做为一界之主的轮回之主,竟然是最低贱者,竟如蝼蚁一般。

    那创造他们的造物者,他嘴里所说的主,到底是何种层次?

    大道演化之上,还有什么?

    “域外?”想着想着,帝辛突然眉头微皱,“难不成,这所谓的域外诸界,其实也不过是和道域世界一样。只是盒中的一层?”

    不由得,帝辛又笑着摇了摇头。

    “难道,世界的真相和我看过的小说一样。世界与世界,就是一个盒子套着一个盒子?”

    “世界之外,永远都有更强的世界?”

    “如若真是这样,那就太无趣了!”

    他在穿越前看过小说里,永远都是一个世界套着一个世界。

    他真不希望,自己所处的真实世界,也一样吧?

    那未免太狗血了吧?

    “道友?”也就在这时,那青袍人的呼唤声传了出来。

    帝辛微微一颤,思绪回归。

    只见那青袍人又向帝辛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呢!”

    “答案?”微微怔了怔,帝辛的思绪总算是彻底如常。

    他笑了笑。

    随后,他猛然皱起了眉,朝着那青袍人瞪去。

    旋即冷声轻喝。

    “依我看,你再以所谓职责为借口,再以使命为理由。”

    “你们沦落此地,化作囚徒,便是活该!”

    “你们,活该沦落至此!”

    那青袍人脸色也随之一变。

    他笑着,微微摇头。

    “果然,你和所有的修行之人一样。一叶而障目,根本体会不到吾主的深意。”

    “深意?”然而,帝辛再度朝着青袍人摇头冷笑。

    “所谓的深意,不过只是无法搬上明面的借口而已。连借口都要假以他之明悟,这样的借口一定是扭曲且充满私欲的!”

    摇了摇头,帝辛缓缓起身。

    “我还以为能听到多么有趣的故事!”

    “你们所做的,竟然也不过只是如此狗血之事!无聊!”

    吟!

    剑吟陡作,一道剑气突然出现,直抵青袍人的额头。

    “我已经没耐心了!”

    “现实,再见吧!”

    剑吟再响!

    那青袍人连身都还没来得及起,便被剑气洞穿额头。

    登时,青袍人所处的黑暗世界,四分五裂。
最新网址:www.leshugu.com
← 按键盘<<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按键盘 →